欢迎访问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发布天龙私服信息有超变态、仿官方、轻变版本,同时还分为电信与网通线路下载,天龙八部私服网站大全|/

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天龙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 天龙八部私服 > 剑雨风暴 > 正文 >

疯狂的战象还践踏着身边的满族步兵

时间:15-10-12 来源:托福代考 作者:www.szprs.com
象群之中十秒一波次的箭雨打击之下,蛮族冲锋群开始不竭泛起伤亡。 没有任何护甲的勇士,只要被箭羽命中的话,直接穿体而过,被钉死在原地。 而斧兵们稍微幸运一点,厚重的战斧,看到城墙上飞起箭雨的那一时刻里,被高高地平举挡在头部等要害部位,特制的箭头砸到宽厚的斧头上,未能洞穿斧头,不过也在斧头上,留下了深深的箭痕,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斧兵,被箭羽射中没有被宽厚斧头遮盖住的地方,结果还是被当场射死、射伤。 战象骑兵遭受到箭羽的重点‘照顾’原因就是体积庞大,覆盖式的射击下,一定遭受更多箭羽的打击,很多战象骑兵活活地被钉死在战象背上,还有很多失去准头的箭羽,狠狠地扎在战象的身上,从然战象皮厚,也被锋利的特制箭头扎进肉里三四寸。吃痛的战象疯狂起来,很多骑兵被扔了下来,疯狂的战象还践踏着身边的满族步兵,顿时冲锋队型开始绪乱起来。待到蛮族大军乱哄哄的将要冲到垮塌的城墙边时,伤亡已经过半。 龙国的上百个斧兵早以排列成战斗队型,整齐地排列在城墙脚下,龙国斧兵身后是长矛如林的龙国矛兵方阵,再后面,才是坍塌的城墙,没有被砸毁的城墙上,站立着密密麻麻的长弓手,现在正在点射近在咫尺的蛮族士兵。 远处的龙国骑兵,正在蛮族投石车阵地上,和蛮族的骑兵厮杀在一起;尽管龙国的骑兵都有着慷慨就死的豪气,和两倍于自己的骑兵缠斗在一起悍然不畏死,但是实力的悬殊早已决定了这场局部战斗的结局。 萧涵在紧紧地握着马刀,挥舞着砍像一个蛮族骑兵。心中带着无限的遗憾:就差3部投石车,只要摧毁这3部投石车,这次哪怕是死,也完成了既定的战略任务;然而,也就是这仅余下来的近在咫尺的投石车,仿佛成了永远也不能触及的目标。蛮族的骑兵已经完全加入了投石车阵地,想要破坏掉这仅余的投石车,那几乎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哪怕死所有跟随自己前来的骑兵全部战死—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萧涵心里非常清楚,要是留下哪怕是一架投石车,对龙国的危害,也可谓是致命的这次突袭,龙国已经压上了所以骑兵,已经没有可能再次组织对投石车阵地的进攻了龙国生死悬于一线,然而事态又完全不由自己控制,萧涵此时心中万般无奈,由衷升起了无限的悲恸,仿佛龙国已经破灭一样的悲恸,仿佛身边的朋友—中庸而又待人热情的华飞,小鸟依人的小草,还有并不太熟悉的马丁,冷若冰霜的阿娇,狡猾的华梁,见风驶托的华峰,小吃摊可口的鹿肉,香醇的美酒,等等,都将远离自己而去—原因只是龙国灭亡。 走神的萧涵,被旁边一个骑兵,一刀狠狠的劈在大腿之上,幸好最后萧涵看到正面的刀影,想也没想,就打马向旁边一让,尽管如此,一条深可见肉的伤口,还是泛起在萧涵的左腿大腿之上。顿时,专心的疼痛传来,惊醒了走神的萧涵。不再理会事态如何,专心杀敌,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啊”一声,一个龙国骑兵被蛮族骑兵斩断右腿,滚落栽倒在地,很不巧,正好落到一架完好的投石车旁边,龙国骑兵毫不犹豫地迅速爬了过去,用残余的左腿,艰难地支起身躯站立起来,不顾后面即将追杀而至的蛮族骑兵,挥舞起马刀,释放出全身力气般地,像投石车的机械盒,斩了下去。 啊~哈哈哈!瘸腿龙国骑兵正为摧毁了一座投石车而狂笑不止的时候,声音嘎然而止,自己的头颅已经被后面赶来的蛮族骑兵一刀斩下,滚落一旁,落地的头颅,依然连结着狂笑不止的面容。

身上伤痕越来越多, 萧涵身边的骑兵越来越少。
------分隔线----------------------------
最新文章
  • 你是属于快乐型的雅思答案
  • 让我今生都活在她的世界里。 那天对话後我和惜缘若冰的心情都有些低沉,每个人心中都装了一把锁,谁也打不开谁的大门。不过走入樱花林后的惜缘和若冰完全变了。我也被她们快乐的情...

  • 我立在窗前看着他消失在校内的路
  • 不得每人给个两巴掌。小缘更可恶,居然穿着短裙出来。哼哼!引人犯罪不是? 不久后一个男生就进来了,熟悉的长发,熟悉的眼神,我和小缘看着那张脸嘴巴都成了o型,对望了一...

  • 身上的水珠被抖落了下来
  • 了早晨的露珠。 若冰伸了一下懒腰,身上的水珠被抖落了下来,恩,该回去了。 是啊,该回去了。我的心中隐然有些不舍。 我陪她走在静静的小道上,阳光温和的照射在她的脸上。好久都没...

  • 仍旧生活在那个干净托福枪手
  • 温馨简单的小菜、简单的幸福。 大年节那天,和母亲闲逛在街头和市场,只是为了晚上那一顿一年一次的晚宴,虽然并不能丰盛,可是却用心想让它精致,所以准备工作还得做得充分才行...

  • 就是有一定根据的打开让我看一下
  • 很明显我段长大人并不打算给“钱”可是一个理由又不能让他心甘情愿“脱下衣服”何况老B清楚的知道只要脱下了就注定要给他X事实上老B并不想这么平白无故的就做了妓女”决定抱...

  • 便快速运球出三分线
  • 球只听唰”一声,篮球空心入筐。 老朱走向我得意对我说“怎么样? 仰起头看着他淡淡道“不怎么样! 老朱拿球准备第二次攻击,从中场缓缓地向我走来,也不再轻敌,上前堵住老朱的路线,让...

  • 随后便是重重地落地
  • 间老B左手轻轻一挥,拍开青年的右臂,右脚点地,身体轻轻向上越起,右肘击向青年的脖子。 高个青年,先是被老B轻轻一拍,拳路不自觉行改,身体已经有点倾斜,还没等站住脚跟,脖子已经硬...

  • 却被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雅思代考
  • 而行这时那个瘦弱的青年已经迅速挡住女孩的去路,猥琐地笑道:学妹你这是想去哪啊? 这时另外一直没有说话有些缄默沉静,身穿浅色衬衣,一头明洁短发的青年走上前说道:阿文...

  • 这只是革命需要嘛
  • 果说晨是俊朗”XY阳光”老B清邪”老朱是豪放”有一点“病态”而黑皮就是不折不扣的狂傲”对于这个外号,大概和“XY一样,学校大概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以至于让很多人忘记了原本的姓名,而他...

  • 老朱已经忍不住房一脚踹了进去托
  • 的关系才会让她还保留那一份已经不属她天真。 突然间我似乎想到什么,抬头看了看老朱,老朱试意的向我挤了挤眉,轻轻地点了点,便同时加快了脚步向教学楼走去。迅速的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