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发布天龙私服信息有超变态、仿官方、轻变版本,同时还分为电信与网通线路下载,天龙八部私服网站大全|/

天龙八部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天龙私服,天龙八部私服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 天龙八部私服 > 黑暗气焰 > 正文 >

或者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时间:15-11-16 来源:托福代考 作者:www.szprs.com
白日我大段大段的读感动我文字, 终于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桌子。终于有了时间进来买书买纸买笔。晚上我大段大段的写感动自己的文字。一个爱写字的人,从小就是一个喜欢写字的人。喜欢写字的人这辈子注定不会快乐,快乐也是一瞬间的事,当我写完大段大段文字的时候我有一瞬间酣畅淋漓的感觉,然后无边无际的忧伤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卷走了那一丁点的快乐。始终快乐不起来,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为什么愉快乐一点,再快乐一点呢?心灵总是莫明其妙的忧伤,眼睛总是莫名其妙的湿润,所以我愉快乐,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朋友们说我很快乐,那是因为我经常对他微笑,明媚如春风光辉如阳光。可是不知道我微笑的后面隐藏了多少的泪水。 每天晚上我都写感动自己的文字,写到很晚很晚,一盏40瓦的台灯的陪伴下,室友们呼吸中,寂寞的夜里,思维像秋天的风,所过之处落叶纷飞。内心如波涛汹涌的大海,翻滚着人世间一幕幕苦辣酸甜的悲欢离合,经常写着写着,眼泪就大滴大滴的掉下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文字被我泪水打湿。每当这个时候我会大口大口的唱我事先冲好的黑咖啡,把我流下的泪水再喝回自己的心里。黑咖啡的奇苦溶进我血液,流遍我全身,让我暂时忘却所有的伤痛。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马上就会写完。于是真的就不慌了继续写自己的字。 这几天我给我高中同学写了很多信,因为我收到很多信。告诉他这里的一切都好,问他否和我一样过得好。希望他过得比我好,然而我却无法告诉昕雯我很快乐,因为她知道我快乐不起来,高中三年我一起并肩走过的日子昕雯总是对我说你眼睛里为什么总是凝结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哭泣的欲望呢?否曾经有过一段惨痛的经历?也许我不是一个爱写字的人,不能完全理解你心中的痛,知道你愉快乐,但我并不认为你可怜福,很多时候痛苦也是一种幸福。但是还是希望你快乐一些,像我这样,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飘到哪里都笑声朗朗。 认可昕雯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子,也是十分欣赏的一个女孩子,可是有一天当我俩个同时站在春天的广场的中央望着天空一只只高飞的风筝的时候,突然问她昕雯你真的快乐吗?然后昕雯一下子变得很沉默,脸上弥漫了平日里少有的忧伤。过了很久她才对我说,或许我就是一只飘摇的风筝,满天满天的疯跑,可是当我跑累了时候却没有人轻轻的把我收回,仍然要忍受着饥饿与疲惫亲自去寻找可以供我休息的驿站,一个荒凉的亭台,或者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因为我一只断线的风筝。那一刻,终于看见昕雯流下了晶莹的泪水,那是第一次看见昕雯流泪,这个如风一样的女子。 昕雯在信中费尽笔墨描绘她那所大学的美好。说,不曾想到这里的风景这么漂亮,这里有大片大片的法国梧桐,有宛如飞鸟的梧桐落叶,经常一个人踩着松软的梧桐落叶悠闲的走过,脚底下的足音有如班得瑞的名曲。有时候我会停下来,抬头望望天,看天空是否有飞鸟飞过。知道你一个喜欢望天的孩子,望着天空的时候不是秋天你心情也会像秋天。记得你经常对我说你最喜欢的小学课本里的一句话是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一群大雁往南飞。而此时此刻,否也和我一样站在北京的某个地方抬头望着北京的天空,直到眼里落满泪花?还有,北京的秋天是否和上海的秋天一样温暖,冷不冷。 昕雯说她不是一个爱写字的人,但她写给我信却如行云流水,落樱飞扬,昕雯还告诉我这里还有长长的通向幽处的曲径,曲径两房的溪流,溪流上汉白玉砌成的小桥,雕龙画凤的亭榭,有广阔的草坪和草坪上木质的长长的椅子!然而,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我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快乐了呢?冷剑,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冷剑是网名的前两个字,网名的全称是冷剑有情。当她第一次知道我网名的时候,那边飞快的打了一连串的问号过来,冷剑为什么还要加上有情呢?
------分隔线----------------------------
最新文章
  • 你是属于快乐型的雅思答案
  • 让我今生都活在她的世界里。 那天对话後我和惜缘若冰的心情都有些低沉,每个人心中都装了一把锁,谁也打不开谁的大门。不过走入樱花林后的惜缘和若冰完全变了。我也被她们快乐的情...

  • 我立在窗前看着他消失在校内的路
  • 不得每人给个两巴掌。小缘更可恶,居然穿着短裙出来。哼哼!引人犯罪不是? 不久后一个男生就进来了,熟悉的长发,熟悉的眼神,我和小缘看着那张脸嘴巴都成了o型,对望了一...

  • 身上的水珠被抖落了下来
  • 了早晨的露珠。 若冰伸了一下懒腰,身上的水珠被抖落了下来,恩,该回去了。 是啊,该回去了。我的心中隐然有些不舍。 我陪她走在静静的小道上,阳光温和的照射在她的脸上。好久都没...

  • 仍旧生活在那个干净托福枪手
  • 温馨简单的小菜、简单的幸福。 大年节那天,和母亲闲逛在街头和市场,只是为了晚上那一顿一年一次的晚宴,虽然并不能丰盛,可是却用心想让它精致,所以准备工作还得做得充分才行...

  • 就是有一定根据的打开让我看一下
  • 很明显我段长大人并不打算给“钱”可是一个理由又不能让他心甘情愿“脱下衣服”何况老B清楚的知道只要脱下了就注定要给他X事实上老B并不想这么平白无故的就做了妓女”决定抱...

  • 便快速运球出三分线
  • 球只听唰”一声,篮球空心入筐。 老朱走向我得意对我说“怎么样? 仰起头看着他淡淡道“不怎么样! 老朱拿球准备第二次攻击,从中场缓缓地向我走来,也不再轻敌,上前堵住老朱的路线,让...

  • 随后便是重重地落地
  • 间老B左手轻轻一挥,拍开青年的右臂,右脚点地,身体轻轻向上越起,右肘击向青年的脖子。 高个青年,先是被老B轻轻一拍,拳路不自觉行改,身体已经有点倾斜,还没等站住脚跟,脖子已经硬...

  • 却被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雅思代考
  • 而行这时那个瘦弱的青年已经迅速挡住女孩的去路,猥琐地笑道:学妹你这是想去哪啊? 这时另外一直没有说话有些缄默沉静,身穿浅色衬衣,一头明洁短发的青年走上前说道:阿文...

  • 这只是革命需要嘛
  • 果说晨是俊朗”XY阳光”老B清邪”老朱是豪放”有一点“病态”而黑皮就是不折不扣的狂傲”对于这个外号,大概和“XY一样,学校大概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以至于让很多人忘记了原本的姓名,而他...

  • 老朱已经忍不住房一脚踹了进去托
  • 的关系才会让她还保留那一份已经不属她天真。 突然间我似乎想到什么,抬头看了看老朱,老朱试意的向我挤了挤眉,轻轻地点了点,便同时加快了脚步向教学楼走去。迅速的上了楼...